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快手侦探》第四卷【兄弟官场沉浮录】68

2020-06-24 10:55:33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68、  老板PK凶手

尤山、陈强劳、王基本3人先后被请到一间会议室里,宗志恭候门口与他们一一握手。尤山猛一见到陈、王二人,愣了几秒钟,马上说:“宗队长,抢我挎包的就是这两个人。”
陈强劳、王基本二人同声反驳:“你放屁!”
陈强劳指着尤、王二人说:“报告公安,是他两个合谋抢了我的挎包,并把我推下了悬崖。”
王基本立即反驳:“警察先生,他说的是假话……”
宗志挥手打断他们的争吵,说:“三位不必吵闹,今天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我以为尤山第一个来报案,指控你二人为抢劫犯,有他的真实性……别吵! 如果尤山是抢劫犯,他得手后为什么不逃跑,反而来报案,他就不怕自投罗网吗?”

听到这里,尤山十分高兴,陈、王表情复杂。“你两个一个40多岁,一个30多岁,都是成年人了,为啥欺负人家一个小娃儿?你两个把人家的挎包弄到哪儿去了?”
陈、王二人脱口而出:“挎包在他那里!”
陈、王二人的复杂表情,被宗志看在眼里。他追问一句:“真的?”
陈、王二人说:“真的,挎包被尤山拿起走了。”
    宗志看着尤山说:“他们两人都指证你拿走了挎包,看来这是真的了。话说回来,如果你尤山是老板,陈强劳和王基本是凶手、抢劫犯,他俩自己能拼命,为啥不杀你灭口?他两个要谋害你不是易如反掌吗?如此看起来,你只能是个帮手,当凶手和老板打起来后,你趁机夺走了挎包……”
    包含未想明白,发问道:“宗队,那尤山为啥还跑来报案呢?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宗志说:“这是尤山聪明的地方。陈强劳和王基本扭打起来后,不慎双双跌下悬崖。尤山探头一看,悬崖深不见底,便认定他俩必死无疑。为了正大光明地将那些古玩带出南县,也为回去有个交待,最好的办法就是报案了,反正死无对证嘛。”
    尤山乜斜眼睛瞧着宗志,再不敢狡辩,低头筛起糠来。
宗志接着说:“3个人排出了一个帮凶,剩下的就只能是凶手、受害者各居其一了。陈强劳,你第二个来报案,你应该是受害者了?”
陈强劳沾沾自喜:“当然我是受害者。”
宗志问:“那么你也该是老板了,经常跨州过县、走村串户了?”
陈强劳自豪:“当然罗。”
宗志追问:“那你为啥没有身份证呢?”
“有呀,在家里,没有带出来。”
宗志再追问:“你买的古玩、银元是自己收藏还是拿去卖?”
“当然是拿去卖罗,有钱不赚藏起来做啥?又不是瓜儿。”
宗志紧接着追问:“拿到哪里去卖呢?”
“西都市呀,只有西都才有市场。”
“西都市什么地方?”宗志越问越快,一句紧接一句。
陈强劳却回答得一句比一句慢,“这……旧货市场。”
“旧货市场在西都市哪条街?”
“这……这,想不起来了,去了就晓得了。”
王基本听陈强劳说出“旧货市场”时,发出“嘿嘿”两声冷笑。宗志问:“你笑什么?”
王基本向宗志伸出右手大拇指,赞扬他问得高明,然后说:“旧货与古董完全是两回事,我收的这些东西,只能拿到古玩市场去卖,如属国家定了级别的,还只能献给文物管理部门领取奖金,而不能卖给个人或走私贩。”
宗志点点头,说:“好了,陈强劳,听清楚没有?事情到此已很明白了,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这起谋财害命的真相。如果王基本与尤山合谋谋害陈强劳,陈身强力壮,二人只能趁陈不备合力为之,才可能成功。事实上尤山并未动过手,是不是?”
尤山连忙肯定:“是是,我不敢打人更不敢杀人。”
“反过来说,如果陈强劳要除掉王基本,他一个人就能胜任。”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旗步郎

抖音、快手免费领播放量加微信客服:fhjd4258

承接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全业务。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37330 文章总数
  • 3617793访问次数
  • 2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