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快手:最像阿里的公司

   在拼多多出现之前,时代给了淘宝12年时间。然而这一次,时代似乎没有留给快手那么长时间。


作者 | 程春晓
出品 | 底层观察家(微信ID:societybottom)



自2月5日在港交所上市以来,快手股价累计涨幅超过240%目前总市值攀升至1.65万亿港元。是中国第五大互联网上市公司。快手当前的市值,是腾讯的1/5,茅台的2/5,小米的两倍,超过A股传媒行业市值之和。
 
快手在二级市场缺乏直接对标。快手不能简单地等于B站+陌陌+微博,无论从业务实质还是组织与文化角度,快手最像的公司其实是阿里。
 
快手的本质是世界的电子化。
 
自芯片这个二向箔被掷向地球之后,整个世界的电子化就成为不可逆的趋势。
 
阿里的崛起,是商品交易的电子化。在阿里的年代,因为芯片成本的限制,只有最有利可图的电商才能以图文这种有损的形式电子化;


而当芯片成本跌破一定程度之后,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将以短视频和直播的形式直接被无损地电子化,这也反向包括电商。于是快手崛起。
 
快手是难以被定义的,快手有社交、社区、媒体、直播、电商等多种形态,之所以如此,恰恰是因为快手复刻了整个世界,因此也复刻了世界的复杂性。(与快手不同,抖音不是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而是是对现实世界的简化)
 
一个复杂性系统,无论是鲁棒性还是可能性都是更强的,单个用户价值一定是更高的。于是,决定快手未来想象空间的一个核心问题就在于,能够适应这个世界复杂性的人群规模究竟有多大。
 
快手的典型目标用户,是在现实世界中能有效应对的社会人,而非社畜。如果说互联网本来是社畜面对现实世界的避风港,那么快手可能起不到这个作用,因为快手本身也是一个江湖。
 
我强调多次,快手的用户其实并不下沉,他们往往是小城镇的有产者,在他们的世界里,生活是热闹的、充满朋友的。


与他们相反,多数都市无产者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之后,想的只是在出租屋中安安稳稳地刷一下内容,绝非与人互动,人声鼎沸的快手让他们感到惶恐,于是他们打开抖音,机械地刷着视频,视频中的小姐姐浓妆艳抹,一看就是假唱,有的视频干脆就是电子合成的声音,这种对现实的修饰和简化,反而让他们心安。他们偶尔也想在抖音上与朋友建立联系,但是正要这么做的时候,他们会突然想起来,正是因为缺乏在现实世界中生存的技能,他们才来到都市,成为了流水线上的一名无产者,只因这对社交的要求低一些。
 
所以,抖音面对快手后来居上的故事本质是:快手抓住了趋势红利,完成了世界的电子化。然而,相当一部分人并不能直接适应现实世界,因此也无法适应快手所复刻的线上世界。或者说,人性的最底层本质是反现实世界的。于是,抖音通过对现实世界的改造和简化,满足了这部分人的需求。


这部分人,恰恰是目前中国人群的主流。
 
在电子世界里,最底层的生理需求其实是吃信息。那么,抖音满足的就是这一底层生理需求,而快手满足的是归属和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所以,抖音的潜在目标用户规模是一定大于快手的。
 
在电商世界,类似的故事也在上演。据悉,拼多多日活已超越淘宝。


拼多多面对淘宝后来居上的其故事本质是:阿里抓住趋势红利,完成了商品交易的电子化,然而,却停留在了对现实的复刻上,缺乏简化提升。例如,传统的线下生意就是商家开一个店铺,支付租金,也做一些广告,努力运营有回头客,阿里把这些都直接搬到了线上。然而,从消费者的角度,底层需求是价格。阿里的B端服务视角和佣金思路,使得其过分追求GMV,因此提高客单价,这与消费者的底层需求是违背的。因此,无论搞再多花式玩法,搞再多内容和社交,都只会把事情搞的更加复杂,购买链条反而更长。拼多多就只满足消费者最底层的需求:低价。而且与抖音的产品设计一样,极简路径,连购物车都没有,降低一切不必要的门槛。(抖音的单列下滑甚至可以说猴子也能学会,因此抖音的目标用户实际上可以包括猴子)
 
吃好内容,买便宜商品,都是人最底层的需求。表达自我与建立连接,买品质好商品,其实已经是更高层次的需求。抖音和拼多多的成功背后,都是简化了世界,且满足了人们最底层的需求。
 
如今,快手面临与阿里一样的窘境,他们复刻了现实世界,他们的生态充满复杂性,长期而言也充满更多可能,甚至,应该用国家的估值模型来对其进行估值,而非一个简单的企业。但是在短期内,他们却被更加简洁高效的平台所降维打击。
 
除了在业务上的相似性,在组织和文化上,快手与阿里也很像。
 
快手与阿里一样,都是良将如云,马宏彬、严强等人都是很知名的人物。快手也很喜欢在阿里挖人,严强之前就是阿里的,近期,阿里巴巴资深产品专家范理加入快手电商,任产品负责人,据脉脉上快手员工透露,阿里算法天才、原推荐算法负责人盖坤也已经加入快手。
 
快手和阿里都很重视中层人才梯队的打造,马云和宿华都不是强控制型的人,他们更信奉放权和赋能,希望底下的中层大将,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这一点与拼多多很不一致,拼多多一家典型的在黄峥和阿布的微观管理下的公司,字节跳动则从上到下都信奉ego小,中层的气场亦稍弱。


招人方面也是如此,阿里和快手都不喜欢校招,而是喜欢工作5年以上、已经证明自己的有经验人,拼多多和字节则喜欢招聘好学校的应届毕业生。
 
快手和阿里都是使命感召型公司。在快手,几乎所有人都非常热爱自己的公司,而且对让每个普通人都能被看到的理念深信不疑。
 
在宿华的思想中,有佛、道的影子,有着对人类的大悲悯。在新经济100人之前的一篇报道《3年4亿用户,最神秘CEO想用视频记录地球人的一生》中提到:

在长达四个小时的交流里,宿华屡次提到孤独、悲伤以及死亡。他会思考人类的终极意义。他希望地球上每一个个体,把自己看到的一切,喜怒哀乐都记录在快手里。这些都是可视化的会议,将整个世界的影像,存在快手上。
 
马云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酷爱武侠,爱出风头的背后也是成为侠客的梦想。
 
快手与阿里一样,需要不断的PR,PR本身既是在向整个社会传达信号,更是在向社区,在向自己的员工传达自己的使命和理念。
 
本质上,宿华和马云二人都是不是非常现代的思想。他们的管理更加考虑克制和平衡,如何启发激励和赋能员工,而非微观控制,他们在用一种治理国家的方式来治理公司。黄峥和张一鸣也会思考一些哲学问题,但是偏商业哲学,他们都更加现实主义一些。
 
这两家公司都很喜欢搞喜欢各种会议、战役,例如快手的K3战役,重庆会议等等,阿里更是每次大促都是一场战役。这像是上个时代喜欢党史和军事和企业家喜欢的词汇,我们却很少听说抖音搞什么战役。因为无论拼多多还是抖音,其管理模式本质是现代化的。在军队中也如此,海军是没有战役的,海军的战略直接落地到战术,只有陆军才有战役。
 
快手目前与阿里相比,最大的问题是文化稍弱。
 
因为在不做微观管理、弱分工机制的情况下,文化是唯一能够规模化解决组织合作问题的方法。所以,阿里的强,强在文化。阿里的文化,能够把一些最有能力的人凝聚在一起,这些有能力的人,是很难通过分工机制来凝结的,因为有能力的人往往ego大,谁也不服谁。
 
2020年12月29日,快手发布全员信,才首次明确了企业文化价值观“快手派”。看起来很像是阿里和字节文化的结合体。例如,痴迷客户,对应到阿里的客户第一。最高标准,对应到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等等。甚至快手跟阿里的公司颜色都是橙色。
 
快手最像的公司是阿里。


但是,在拼多多出现之前,时代给了淘宝12年时间。然而这一次,时代似乎没有留给快手那么长时间。


【看热点】薇娅:我是怎么改变人生的

【看热点】社区团购,今年春节是场关键战斗

【看热点】苏宁变得更像苏宁

【看热点】核酸检测不是个好生意

【看热点】谁敢35万加盟瑞幸咖啡?


「在看」我吗?

??点击阅读原文,手机应用商店下载未来消费APP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未来消费APP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网络,仅出于分享目的,侵权必删!

猜你喜欢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14511 文章总数
  • 303243访问次数
  • 2058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