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为什么快手宣传片更好?但它也仍有不足

2020-06-22 17:12:23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路西法尔


今天,这支名为《看见》的快手视频在社交网络里疯狂传播。
 

视频的旁白是由快手著名主播「朝阳冬泳怪鸽」朗诵的,即使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人也多半看过他「奥力给」的表情包,这个扫荡了中文网络的表情就源自他的直播间。
 

在这支视频里,一向以「土味」示人的「怪鸽」穿上了圆领西装,高亢的声线经过细心地修正后也有了磁性——这种磁性几乎可以和人艺的国家一级演员何冰的朗诵相媲美,后者为哔哩哔哩推出的短视频《后浪》担任配音,这支视频刚刚在五四青年节的时候播出,收获了不俗的反响。
 

尽管《后浪》收获了大量的赞誉,但是批评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后浪》

伴随着何冰抑扬顿挫的声调的,是年轻人满足、幸福的表情,其间夹杂着许多「高端」景点的镜头。这激发了阶级不平等的想象,并让人怀疑何冰所说的「权利」只是消费的「权利」。
 
《后浪》

相比《后浪》的毁誉参半,网民对于《看见》的反应则是压倒性的正面。
 
「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那些不假思索就说这里不够潮的人,应该亲自来这里看看……」

伴随着「怪鸽」的深情解说,切入的是「普通人」展示才艺画面。
 

「有的人在大山里起舞,有的人在菜地里高歌……」这些表演者相貌朴实、衣着无华,但脸上无不洋溢着充实、自信的微笑,比起《后浪》里那些有着精致妆容、完美打光的脸庞,这些粗糙的、更接近原生态的镜头无疑更加有说服力。
 

紧接着「怪鸽」话锋一转:
 
「有人潜入最深的海底,有人登上最高的山峰,很多人不知道漠河冬天开始泼出能成雾霜,很多人不知道乌苏里江大马哈鱼有多香……」
 

到此《看见》所要讴歌的三大要素:平凡、幸福以及差异性,已经和盘托出。就赞美当代生活的「幸福」而言,《看见》与《后浪》并本质差别,不同的是《后浪》过多地把镜头对准「先锋」、「年轻」、「时尚」这些元素,用过于美化的滤镜,才引发了对多数普通人关注不够的指责。
 
《后浪》

而《看见》把镜头对准二三线城市、农村与边疆地区。你看那采摘哈密瓜的新疆姑娘、为大厦清洗空调外壳的工人,不都是最普通的劳动者吗?「差异性」抵消了对「平凡」的冒犯,谁也不能再用「不接地气」来批评《看见》。
 

果然,看过《看见》的网民纷纷表示:接地气,拍得比《后浪》好多了。
 

有必要提示一下:《看见》本身就是快手的广告,它非常清晰地阐述了快手的逻辑。「平凡」、「幸福」和「差异性」三点可以说正是快手乃至所有的短视频软件或弹幕直播类网站的立身之本。
 
「平凡」就是说视频的拍摄者是由非专业的普通用户录制并上传,内容则如《看见》中的各个镜头一样,展示的是用户的原生态。
 

「幸福」则是指这些视频的内容是「正能量」的,不会令观众的感到冒犯或挑战。

而无论是登上高山还是潜入海底,平凡的人在哪里都同样幸福,将看似矛盾的两点统合在一起的正是「差异性」。
 

连这支视频的主人公「怪鸽」本身就是这三和要素的完美结合:「怪鸽」本名黄春生,在成名之前是一位无甚名气的曲艺演员,这构成了「平凡」。
 
虽然生活不太宽裕,但他一直孜孜不倦地在视频中传播「正能量」,这又构成了「幸福」。
 

令他出名的那段「奥力给」源于这段「演讲」:「无论我们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怕,微笑着面对它,消除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恐惧,坚持,才是胜利!加油,奥力给!」


而「差异性」则体现在他把正常语序下的「给力奥」倒转成了「奥力给」,加上他极度夸张的面部表情,构成了可供传播的标签。
 
三者结合,「怪鸽」本人就成为了活生生的草根逆袭的典范,完美的励志标杆。这与《看见》这支视频的内容本身就构成了互文。
 
而且如果将「怪鸽」和名气大得多的何冰相对比,观众们会惊喜地发现:「怪鸽」的朗诵技巧和对面部微表情的控制虽然还与后者有所差距,但两人的差距其实没有那么大。
 

的确,「怪鸽」对于情绪的调动显得过于粗糙,但粗糙的激昂本身就符合快手的定位。当他喊出「老铁,没毛病!」「加油,奥力给!」的时候,相信有不少观众会发自内心地为他鼓掌。
 

「技术的进步给更多人提供了看见的可能,那些原来沉默的大多数就可以不沉默……这就是看见的力量!」当说出这句话时,「怪鸽」目光炯炯直视镜头,仿佛已被神明附体,充满了力量,在他的双手之间,「看见的力量」五个遒劲的大字被打在屏幕上。
 

从快手火爆之初,「low」的指责就没有离开过这款软件。而《看见》则是从赋权的角度对此予以反驳——
 
凭什么那些被视为「高雅」的东西才配得到注视?难道乌苏里江上打鱼就不够高雅吗?那些在镜头前展示绝活的播主,展示的难道不是一种蕴藏于民间的酒神精神?让他们有机会走入大众的视野有什么不对吗?演讲词将「看见」拔高到了「权利」的高度,甚至引用了自由主义思想家罗素的名言「参差百态才是幸福之源」。

 
当然,任何人都必须承认:对于高低贵贱的文化划分毫无疑问是错的,是带有阶级属性的文化偏见。但《看见》的反驳却并非无懈可击:如果「被看见」的权利不能用来兑换为来自「遥远他乡的喜欢」——关注、点赞、打赏,人们对这种权利还有多大兴趣呢?
 
面对天南海北的奇怪化景象都能够被「看见」,「怪鸽」发出由衷的赞叹,而德国哲学家韩炳哲却没有这么乐观。
 

在《他者的消失》中他写道:「同质化的恐怖席卷当今社会各个生活领域。人们踏遍千山,却从未总结任何经验。人们纵览万物,却未形成任何洞见。人们堆积信息和数据,却未形成任何知识。人们渴望冒险、渴望兴奋,而在这冒险与兴奋中,人们自己却一成不变。人们积累着朋友和粉丝,却连一个他者都未曾遭遇。社交媒体呈现的恰恰是最低级别的社交。」
 
韩炳哲的话与《看见》针锋相对,几乎让人怀疑是为批判《看见》而写。然而事实上,此类社交媒体带来的「同质化」早已是心怀忧虑的哲人们眼中的一大问题:否定性的他者是人们标记自己边界的坐标,没有他者做参照我们就无以反思自己。但是数字化的社交网络摧毁了他者,我们从他者身边经过,却只是为了去看那些我们欣赏的人。久而久之我们就会陷入无尽的自我循环,并最终导致被自己的想象洗脑。
 

也许「被看见」并不只意味着「权利」,它更是沉重的负担。以视频带货第一人李佳琦来说,看过专访的人都知道他背负着什么样的压力。网红无疑充分拥有了「被看见」的权利,但网红们的自我实际上并不由网红决定,而是由那些跳动的访问量、销售额等冷冰冰的数字决定的。
 
即使远不如李佳琦、「怪鸽」走红的直播up们,甚至从来不玩直播只是观看的观众,难道就能逃脱「同质化」的压力吗?为什么「怪鸽」和我同样处在穷困潦倒的处境下,我怨天尤人而他却能喊出「奥力给」?为什么他喊出这句话后便能走红、逆袭?是不是我只能责怪自己还不够努力、不够乐观、不够完美?一时的感动却催生出更长久的焦虑。
 

《后浪》之所以引发意外的非议,是因为它将注定会激发的焦虑、惭愧、负罪这些情绪导向了一个可以被清晰看见的他者:少数光鲜靓丽、衣食无忧的年轻人,他们被上层阶级的符号所包围。
 
《后浪》

而看了《看见》我又该如何消化自己的负面情绪呢?正因为这支广告里所呈现的都是普通人的身影,所以它带来的自责和焦虑更隐蔽、更难以消化。
 

在「朝阳冬泳怪鸽」的快手页面上,发布七个小时后,《看见》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两百万——让你我停下来,凝视这个数字几秒钟,回忆一下我们在朋友圈获得的点赞数,在微博上获得的转发数,与七小时两百万相比它们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然后再问自己:这仅仅还是一个数字吗?它难道不是社交媒体为每个人所暗暗标定的价格吗?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时至今日,国产青春剧也没超过二十年前的这部经典
戛纳复活!杜琪峰和一位华语新导演入围
黑人的路在何方?这些电影一直在探讨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虹膜

抖音、快手免费领播放量加微信客服:fhjd4258

承接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全业务。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37330 文章总数
  • 3617778访问次数
  • 2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