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快手直播到底挖出了多少乐坛“失踪人口”?

2020-06-22 17:12:56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
??

今日BGM,《Good IDeas》,Nova Heart。



一转眼,夏天临近。

去年此时,有一支乐队即将横空出世,结束他们长达16年的苦熬。

那时他们处在解散边缘,根本没对《乐夏》这档从未听说过的节目有什么指望,也就想着上去把新专辑的主打歌唱完,算是给自己这么多年的乐队生涯有一个交代。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他们只用了三期节目就让所有人记住了刺猬乐队四个字。

《火车驶向云外,梦安魂于九霄》成了热门单曲;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成了朋友圈金句;

“嗨喽,嗨喽,嗨喽……大家好,我们是刺猬”成了令人振奋摇滚口号。


他们的成功虽然离不开音乐,但更离不开子健和石璐两人真实性格的展现。

尤其是石璐,当时在节目里,首先传播开的不是歌,而是她形容子健的一句话:

“因为我认可他的才华,他身上的缺点就算像星星一样多,当优点出现的时候,就像太阳升起来了一般,所有的星星都不见了。”

她是一个让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女鼓手。

今天滚君想和大家聊聊石璐以及她的另一支乐队,Nova Heart。




石璐和子健的故事我以前聊过很多次,总之那时候他们一直没钱,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子健是个程序员,没钱就去上班,经常换工作,以至于石璐调侃他“全国的程序员都是他的前同事”。

而石璐赚钱的方式就通过给很多乐队打鼓。反正圈子不大,大家都认识,哪个队缺人就会叫上她,夸张点也可以说“全北京的乐手都是石璐的前队友

客串的乐队就不算了,正式的除了刺猬,她还是Nova Heart的鼓手。

这就像一个人有很多面一样。

鼓手也是,一方面为了生活,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多方面的创造力。

刺猬是三大件摇滚,秉承着Grunge的直接与纯粹,表达着内心深层次的情绪;

Nova Heart则是充满想象力电子摇滚,新潮前卫,充满了不确定性,表达的是捉摸不透的浅意识

两者完全不同。

Nova Heart的主唱冯海宁和石璐、子健都玩的很好,都是一个圈子的,经常混在一起演出、喝酒,插科打诨。

2011年,冯海宁组建Nova Heart,找到了石璐以及刺猬乐队的前贝斯手朱博譞

三人就这么把这支乐队给玩起来了。

与子健单一的理工背景不同,冯海宁是站在潮流之巅的女孩,很小就移民美国,4岁学音乐,大学专业是经济管理。

她对时尚艺术、音乐等潮流内容驾轻就熟,在北京穿梭于各种电视台、杂志社、话剧舞台、艺术家人群之中。

简单讲,Nova Heart的起点很高,在冯海宁的运作下,很快在国内成了独树一帜的乐队。

而且她还拓开了海外市场,获得一票海外歌迷。

登上过英国的《NME》和美国的《Rolling Stone》杂志,以及全球顶尖的Glastonbury音乐节。

代表作《My Song 9》还被美剧《Hemlock Grove》(铁杉树丛)收录。




在我的审美认知内,Nova Heart的现场表现,一定能算得上国内先锋乐队中的第一梯队。

但他们属于失踪人口,想看一场他们的演出着实不易。

石璐打鼓大家都见识过了,小身体,大能量,律动自由,充满幻想。

冯海宁的现场大部分人也许没见过。

一开始也许有人会不适应,可一旦进入她的音乐世界你就会发现,一切都是如此迷人。

2020年初,Nova Heart和海龟先生、盘尼西林一起受邀参加周迅“ONE NIGHT 给小孩”公益演出。

大家可以看看其中一首歌的演出现场。


这个系列视频是Nova Heart在网上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视频资料。

因为他们的演出本来就少。

石璐身兼数职大家都知道,除了刺猬,固定的还是有大波浪乐队。

冯海宁身份更多。

即使身边的朋友想找她,也经常找不到人。

比如她可能突然会去排几场孟京辉的话剧。


组织参加科技论坛。


去国外演出。


甚至“突然”在微博宣布怀孕……


总之她就是如此的自由自在,对乐迷来讲,行踪完全捉摸不透。



最近,我在快手和UCCA举办的#UCCA快手良樂音乐会#上看到了Nova Heart的演出消息。

时间就在今的810点。

同时参与的艺人还包括大家都熟知的Click#15。

以及实验电子音乐家GOOOOOSE、视觉艺术家柳迪、先锋电子实验音乐人Alva Noto。

很显然,这是一场声音的奇幻之旅,对于我这种喜欢迷幻音乐的乐迷来讲,简直就是一场听觉盛宴。


这个演出系列我印象很深,因为2月份的第一场,坂本龙一参加过。

那时候武汉疫情严重,他通过这个线上演出平台,给武汉加油打气

回顾视频如下:


印象最深的是当镜头切到他使用的吊钹来自中国武汉时,我瞬间就泪目了。


最近,教授又在个人社交平台上,上传了之前的演奏片段,而且还专门录了一段视频介绍。


除了教授,次新裤子庞宽和艺术家冯梦波的跨界合作也让人记忆犹新。

冯梦波拿出各种神奇的音频设备和视觉呈现,庞宽请出机器人“两室一厅”与之进行了一场诡异的融和。


这是难得的实验音乐现场,平时只能在音乐人私下的交流里看得到。

更有趣的是,演到一半,彭磊突然从画面里蹦出来,和庞宽合唱了一首《Bye Bye Disco》。


然后他弹起电吉他,也加入了这场声音实验之中


快手还真是溜,当代艺术中心UCCA持续合作,玩起了艺术跨界。

这种本来高高在上的先锋内容,通过快手直播形式的呈现,不仅彻底告别了无趣,反而让艺术增添了几分烟火气,走入寻常百姓的生活。



这么一回忆,我更加期待今晚第二期#UCCA快手良樂音乐会#了。

除了能看到石璐打鼓,冯海宁跳舞外,还能看到好久不见的Ricky和杨策。


他们俩这次要搭档视觉艺术家柳迪。


大家可能没听过这个名字。

柳迪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作品被瑞士爱丽舍摄影博物馆、澳大利亚白兔美术馆收藏。

之前蔡徐坤个人EP《1》那个通体蓝色的封面动画就是他设计的。

真期待一个玩funk的组合和一位视觉艺术家,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


如今疫情在全球肆虐,几乎所有音乐节、Livehouse活动都被迫取消。

快手能够将它们搬到线上,真是大功一件。

而且别说疫情期间了,就算放在平时,这样的实验音乐也算是稀有演出,难得一见,最多只能在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上演。

如今,快手和UCCA合作,让我们足不出户,甚至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就可以欣赏艺术家们的表演。

确实太幸福了。

据说全球各大演出公司已经做好了最多停摆2年的准备。

快手在以后还会以直播的形式,给用户带来更多类型的音乐现场,比如各种主题的音乐会、演奏会。

3月中旬我就看了一场由民谣音乐人小河发起的寻谣计划。

他的好朋友,包括老狼、钟立风、莫西子诗都是表演嘉宾。


那场直播很暖心。

大家唱起童谣,仿佛时间都凝固在了小时候。


总之未来快手会将各种高质量的音乐现场,带到用户面前。

今晚8点,来快手和滚君一起沉浸在自由自在的电子乐世界中吧。

插上想象的翅膀,领略音符间奇妙迷幻的太虚之境。

??
??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摇滚客

抖音、快手免费领播放量加微信客服:fhjd4258

承接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全业务。

猜你喜欢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37330 文章总数
  • 3617778访问次数
  • 2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