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快手,朝阳冬泳怪鸽和他的“奥力给”

2020-06-22 17:17:54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点击上边的“机核”关注我们,这里不止是游戏




“奥力给”大叔终于火了。


在沉寂了一个月之后,快手对哔哩哔哩的《后浪》做出了反击。


“我们虽是世间的尘埃,却是自己的英雄,加油,奥 利 给!”。穿着正装,头发整齐,奥力给大叔用远不如何冰老师的播音功底,字正腔圆的演讲着。有些尴尬,有些棒读。


早在快手这个广告视频之前,你可能就知道奥力给大叔了。你可能知道他喊着“老铁没毛病!”跳进冰水里;你可能也知道,他曾经说过“我们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要怕,微笑面对他”;你可能也看过哔哩哔哩上各种各样对他的鬼畜,因为老吃蘸酱菜叫着他“巨魔蘸酱”。

更有可能,你没见过他什么样,却知道有人不管说什么,后面都要加一句“奥力给!”


在快手的演讲里,他说“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


一字一句,特别清晰。

1.

根据统计,辽宁省朝阳市,2019年的GDP大概在775亿左右,大概是全国的0.00077。


截至2018年底,朝阳市户籍总人口335.9万人,人均可支配年收入是23926元。换成月份的话,就是一个月不到两千元。


在东北不可避免的走向了衰落之后,朝阳市这个GDP在辽宁省内都是倒数的城市,也跟着变化转向了另一极。烧烤和直播变成了东北在近五年对全国最大的文化输出。


冬泳怪鸽的真名叫“黄春生”,比黄秋生早了三个季节。


和短视频不同,老黄的直播总在凌晨两点开始,有时候甚至凌晨四点。他一般直播自己吃饭,有时候说段快板,给大家整点正能量语录。

在2019年,冬泳怪鸽的视频爆红。他一段极富有感染力的演讲,说着“加油奥力给!”成为了哔哩哔哩各大UP主鬼畜的对象。很多人猜想,依靠着这波流量,老哥应该是爆红赚钱,数钱都数不清了吧。

但是并没有。B站上的爆红并没有给他带来实际的收益,UP主靠着鬼畜冬泳怪哥,获得千万点击,充电弹幕,知名度。老黄还是原来那个老黄,凌晨直播,打赏不多。

老黄的父亲生活不能自理,所以他要凌晨四点起床做饭,老黄的弟弟先天智力障碍,他要花时间照顾他。有次视频,他对弟弟说话很凶,后来就传出来他虐待弟弟的谣言。

老黄家里很穷,他直播的环境四周都是水泥墙,烟熏的墙上是脏兮兮的黑色污渍。屋里没有厕所。他吃的饭简单素菜,和老铁们直播。

鬼畜的爆红没能够变老黄的生活,除了有时候他走在外面会有人和他喊一句“奥力给”之外,并没有给他带来实际的收益,他依旧捡瓶子卖钱,依旧家徒四壁。

流量来了,流量走了,什么都没留下。

朝阳市并不大,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普通市民而言,一个大冬天穿着短裤,没什么事情大吼大叫,因为这个还爆火的“网红”,不乏有人讨厌他,认为他“影响市容”。

爆红之后,老黄的直播间也开始出现“喷子”和“黑粉”,有的让他去死,有的让他自杀,有的直接辱骂他。老黄习惯叫自己的直播间的朋友“亲人们。”那时候,他总说“亲人们,你们咋能这么说呢?”

冬泳怪鸽很红,巨魔蘸酱很红,老黄不红,黄春生很穷。

2.

真正改变了黄春生生活的,不是鬼畜网友,反而是他们看不上的“饭圈女孩”。

我不喜欢饭圈,我非常不喜欢饭圈所造成的狂热的追星生态,但我最不喜欢的其实是资本塑造生态收割普通人的行为。

饭圈的缺点在于缺乏独立思考,容易被”洗脑“,她们行动力高,容易狂热,却也有着善良的一面。实际上,饭圈从来不是某个人,而是一个组织形式,这个组织形式能够做坏事,当然也能做好事。当在微博上点开“奥利给大叔”的超话的时候,我由衷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最先开始行动的,是豆瓣的鹅组,她们想办法给老黄提供帮助,去刷礼物,去直播间和黑子战斗,去给老黄加油。直播间人气越来越高,老黄的精神状态也变好了。快手演讲,老黄说“如果他拥有被看见的权利,他也能收获遥远他乡的喜欢”

2018年,同样有个依靠鬼畜火了的老哥。他就是面筋哥程书林,靠着鬼畜视频,他找到了自己的兄弟”流浪诗人”,登上了B站百大UP主的颁奖。后来,他签了MCN机构,没有了脏兮兮的头发,也没了油光满面和胡茬,反而变成了一头飘逸的长发,仔细修剪的胡子。

他还在B站发视频,画风是这样的。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一个人抓住了流量时代给他的机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这是一个特别美好的事情。只是人都有选择,黄春生他没有去抓住这个机会,也没能把时代的流量抓在手中。

他的生活也挺好的,生活状态也变好了。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段时间,新的热度出来了,他就会和所有的鬼畜明星一样,慢慢沉寂,最后无人记得。

老铁回归冬泳,怪鸽继续生活,生活总要继续,不就是这样吗?

直到这次快手的演讲。

3.

“不要温和的走进那个良夜。”

这是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创作于20世纪中期的诗歌,这首诗是迪兰·托马斯写给病危中的父亲的一首诗,意在鼓励自己的父亲和病魔抗争,怒斥死神带走光明。

“不要冷漠地走入普通人。”老黄演讲中,全程正面,表情肃穆却看得出激动,只有这句话,说了两遍,第一遍在开头。第二遍,画面变暗,光照在头顶,只能看到老黄挺直腰板的剪影。

2013年,何冰和陈道明演《喜剧的忧伤》,爆火,一票难求。这话剧改编自日本,嘲讽的是审查制度。后来,北青报采访何冰,问他“接地气的小人物是你的标签,但你似乎不太认同自己的角色类型已被定型?”。

何冰说“不要被世界的表象所欺骗,演戏就是揭示真相。”

七年之后,何冰在《后浪》演讲里面说“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与否定,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与鼓励。”

4月26日,何冰生日,新浪自动给何冰老师发了一条“生日动态”,下面现在刷了一万多条,“后浪们”有关于《后浪》吵得不可开交。还有人说“何冰晚节不保”。现在你打开百度,搜索何冰,关联词一个,写的是“何冰 爬”。

“爬”是后浪的网络用语,比较多的用法是“给爷(表情)爬。何老师的演讲被他们给P成了表情包,表情包里面,何老师说着“爬”,口型都能对上。

老黄在演讲里面说“痛苦的人,总是携带傲慢与偏见;幸福的人总是多一份宽容和慈悲”。意思其实和何冰老师差不多,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

没有人比朝阳冬泳怪鸽更加适合做这个演讲,因为他就是被改变命运的人。

他说“技术的进步给更多人看见的可能性”,画面上,残疾人依靠着科学技术,能够站起来,能够走起来,能够奔跑。

他说“那些原来沉默的大多数,就可以不沉默;那些原来普通的人,就可以不普通”,画面上“女货车司机穿着婚纱跳下车,小伙向女友求婚,抹着眼泪,电缆工人高空作业,水泥小工绑着安全绳,干着活。”

快手这个是个广告。真实的快手不止是美好的东西,精神小伙,社会摇,老八,生吃直播,这些恶俗的东西快手一样都有,而且不少。

但是,“后浪们”喊着“选择的权利。”却不一定真的有。老铁们“热爱自己的生活所以被看见的权利“却一直都在。互联网的精英用户也许不会去快手,也看不上快手。可是有多少后浪生活在北上广,又有多少老铁活在辽宁朝阳。

“野花山间无畏盛开,悄无声息。”他们原本是沉默大多数,却可以不再沉默,他们原本不被看见,却能被看见。

老黄取名“朝阳冬泳怪鸽”,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是“鸽子”的鸽,而不是“哥”呢?

“鸽是鸽子的鸽,是和平的象征。”黄春生这么说。


参考资料
1.何冰谈演话剧:演戏就是揭示真相

(请点击图片查看)





您要是喜欢,点个在看呗 ↓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机核

抖音、快手免费领播放量加微信客服:fhjd4258

承接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全业务。

猜你喜欢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37330 文章总数
  • 3617780访问次数
  • 2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