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正文

起底快手六大家族!总粉丝5亿,“辛巴818”半年带货50亿......

2020-06-22 17:27:17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如何权衡好大主播与平台的关系,让平台生态良性发展,这是上市之前留给快手的一大难题。


5月13日晚上10点,快手主播刘二狗开启了直播,短短几分钟内人气就突破了十万。 

5月1日,快手推出了年中主播争霸赛,与各大直播平台的年度比赛玩法相似,如今已进入到了总决赛阶段,150名入选主播将会在这三天内角逐十大。

刘二狗已经进入了总决赛,当晚开播后,他的排名迅速飙升;一个小时后,升到了榜单第二的位置。



刘二狗是近半年崛起的新秀主播,专注直播PK ,3个月涨了近千万粉丝。

此外,总决赛主播名单里有一位叫牧童的游戏主播,也是快手近期冉冉升起的新星。3个月,粉丝涨了近两千万,如今牧童的粉丝已经超过了三千万。
 
在快手,三千万粉丝是一个分水岭,代表着迈进快手顶流大主播行列。而牧童从中小主播到大主播只用了不到半年。
 
近期,这两位主播在快手也是占尽风头。刘二狗在快手举办了首次拳击比赛,牧童也举办过多次活动,他也是第一个在快手尝试挂榜带货的游戏主播。
 
不少人认为,这个时期是快手新秀主播崛起的机会,理由是快手两大主播辛巴和散打哥都退网了。
 
一个月前,辛巴挑起的骂战引起行业广泛关注。最后平台出面,辛巴和散打哥双方宣布短暂退网,所有涉事主播均停播反省。
 
有消息说,辛巴和散打哥不久后将会复出。但目前为止,两人依然处于退网状态,没有开播迹象。
 
这是快手今年首次对大主播圈子进行整顿,而“辛打”事件让快手大主播江湖再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
 

 

快手大主播江湖


在快手江湖里,每个大主播代表的不仅是一个个体,还是一个家族。

 

家族制是快手大主播圈子长期存在的组织形式,大主播以师父的身份广收徒弟,带着一班子徒弟组成家族。


在大主播的直播间,除了本人,背后往往还站着一群人,这些人是大主播班子底下的成员,在直播间负责给大主播助涨气势,这是快手直播独有的特色。


快手直播家族势力林立,彼此之间泾渭分明,但合作与冲突也时有发生。


据了解,快手长期盘踞着八大家族:辛巴、散打哥、二驴、方丈、张二嫂、方丈、祁天道、仙洋。


其中,祁天道和仙洋因为违法犯罪已被判刑入狱,如今在快手上搜索不到相关账号。道家和仙家军在快手也正式走向没落。


如今只剩六大家族,但这六大主播组成的家族团队依然在快手占据庞大的流量。



据不完全统计,六大家族核心成员快手粉丝数加起来超过5亿。其中,辛巴团队核心成员粉丝1.4亿,散打哥家族1.05亿。


要知道,快手如今的日活为3亿,而辛巴、散打哥家族的粉丝数就已经超过了1亿,把握着平台的巨额流量。


牌牌琦早年因为社会摇被快手封禁,但其妻子小伊伊接过重任,其家族势力不倒,家族粉丝也超过了7千万。


一定程度上,这六大家族的恩恩怨怨就是整个快手大主播生态的写照。他们盘踞平台已久,鲜少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方丈和二驴之前被官方封禁了一年,回归之后依然十分强势,直播间打赏和人气丝毫不减当年。


而让快手头疼的问题是,很多大主播崛起的同时往往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对快手来说,这是一个管理不当就可能反噬自身的炸弹。



贡献了多少营收?


然而,快手需要大主播,尤其在当下抖音的追击猛攻之下。


5月13日,有媒体报道称,快手将直播电商GMV目标调整至2500亿,而另一边的抖音直播电商的GMV目标也高达2000亿。


此前,快手定下的2020年直播电商GMV目标是1000亿,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近半年,抖音全面进击直播电商,打造带货顶流、邀明星入局、造节.......


快手直播电商起步早,用户教育、电商基础设施搭建都相对成熟,但这并非不可追赶。


快手直播的推出时间也早于抖音多年,但2019年,抖音狙击直播,仅仅花一年时间一跃成头部直播平台。


继日活之争后,这两大平台在直播电商展开激烈的角逐。


据媒体报道,快手电商目前的日均GMV在4亿左右,维持这个规模其全年的GMV将达到1500亿左右,距离目标仍有较大差距。而竞争下,快手直播电商想要保持原有的优势,大主播的助力必不可少。


带货能力闻名的辛巴团队为例,据第三方平台的数据统计,20199月至今年5月,辛巴个人在快手卖出了21.7亿的销售额。


包括辛巴在内的团队7位核心成员,9个月在快手带货销售总额50.67亿。而实际上,辛巴今年以来的直播次数很少,1月、2月基本处于停播状态,实际带货直播的时间差不多只有半年。



其中,时大漂亮今年4月份才开始带货,迄今为止只播了两场,销售额高达6.69亿。时大漂亮是模特出身,之前做过电视导购,被辛巴视为接班人。


此外,据辛巴团队公布的数据,2019年他们团队所有人的总销售额是133亿。


据招商证券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快手2019年电商直播的GMV400-500亿;而据媒体报道,这一数据为350亿。


如果数据属实,在电商直播营收上,仅辛巴一个团队就贡献了近三成甚至更高的比例。


而且,据知情人士爆料,快手已与辛巴在供应链上达成合作。


此前,辛巴团队整合了手头的供应链资源,自建了供应链平台辛选帮,双方的合作似乎与此有关,而辛巴今后即便回归也以幕后为主。




为何会如此?


为何快手的流量和营收,会过多地集中于大主播以及背后的家族身上?

快手大主播生不是由单一的因素决定的,背后是平台价值观、用户调性、产品运营模式等一系列因素造就的结果。

据快手发布的《2019小镇青年报告》显示,每年,约有2.3亿小镇青年活跃在快手平台。


快手几个大主播学历普遍较低,早年混社会沾染了不少社会市井气息,更崇尚江湖规则,也就更容易诞生“家族这样的形态,而非正规的公司化运作。

在快手的产品价值观里,一直信奉“普惠”和“不干扰”原则。依靠算法推动平台运营,让用户在平台自己玩耍,除非违规,否则不作过多干预。

宿华在《快手是什么》里说:“我们在做注意力分配时,希望尽量让更多的人得到关注,哪怕降低一些观看效率。

在这一价值观的指导下,快手平台流量算法推荐机制相对分散,尽量保证每一个用户都能被关注到。

此外,快手有不错的浅社交氛围,平台也有意向社区演化。

抖音采用的是单列竖屏模式,平台直接投喂内容,这对内容运营要求极高。而快手长期以双列为主,用户需要自己点开达人的视频,快手的运营机制里,用户更注重的是“人”而非内容。

这种流量的分散处理和去中心化的运营机制让达人和主播晋升空间有限,能被关注,但很难做大。

涨粉困难、可利用的公域流量极少是长期困扰快手玩家的难题,也是大主播圈子流动性太弱的重要原因。这样的平台生态并非良性。

而流量和营收过多地集中于头部主播身上,平台承担的风险也显而易见。

一是平台的流量过度集中于头部主播及其背后的大家族身上,从而造成了大主播话语权过大,而平台往往难以痛下狠手,彼此的关系容易走向失控。


比如此前,辛巴就曾喊话快手官方:“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二是大主播的强势挤压了新入局者上升空间。据一位快手商家表示,很多公会、机构、品牌商,不愿入驻快手的原因就是因为快手几大家族太强势,想做大太难。

一方面是流量与营收,一方面是平台的生态,该怎么权衡?


如何选择?


快手也正在拿出行动。


对部分大主播,直播间一旦出现违规行为,平台就将其短暂封禁,勒令停播反省。过去,大主播因为直播间炒作、骂人等被官方短暂封禁的事情经常发生。


此前辛巴掀起骂战一事更让快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快手不久前通知了各大主播,没有正式公司签约的家族必须解散,大主播不能再采取家族制的方式,统一往正规的公司化运作发展。


可乐、大胃王阿浩这些主播都已解散了团队,改用公司签约制。


此外,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原大主播家族势力过于强势,快手有意压制,扶持一批二线主播起来,制衡原几大家族的发展。



近半年来,强势崛起的三位新秀:刘二狗、牧童和可乐。他们崛起迅速,短时间内在快手聚集了大量粉丝,一跃成平台新晋大主播。


这除去自身的因素外,快手官方也给予了一定的支持,热搜榜上经常能见到他们三位的身影。



事实上,与过去相比,快手加大了公域流量池的开放:直播短视频推广、首页开屏、热搜机制均已陆续推出,进一步打通了主播达人在平台上升空间。


快手本身也从弱运营转为强运营状态,定期推出视频话题挑战、主播争霸赛等活动,让主播有更多曝光的机会。


但因为快手以“人”为中心的浅社交基因决定了,这些措施难以根治快手大主播原本存在的问题,扶持新主播以此抗衡大主播也并非治本之举。

快手跑了8年,如今日活破3亿,直播日活1亿,坐拥庞大的用户体量。从去年开始,快手也频频传出了上市的消息。


而如何处理好大主播与平台的关系,将平台生态引向良性发展,这或许是上市之前留给快手的一大难题。


-  E N D -

你怎么看快手大主播家族?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今日网红

抖音、快手免费领播放量加微信客服:fhjd4258

承接抖音、快手、微博、微信全业务。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37330 文章总数
  • 3617781访问次数
  • 2171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