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视频综合> 正文

中文播客元年之我也说说短视频

 我也说说短视频

 Instant  Video



      Clubhouse爆火,据说今年是中文播客元年,细细回想起来第一次接触短视频是在陪儿子看《爱情公寓》这个系列肥皂剧的时候插播的广告里面有抖音的广告,出于好奇就下载到手机上,自己在闲时也恶搞过几个,有时候在抖音上学做两个菜,或者在抖音用户的推荐下浏览一部电影或是一本书,饕餮一下快餐般的文化。突然发现自己的很多时候都在手机屏幕滑动中溜走,索性卸载了它。


      在上学期末的时候参加一个关于微课的培训,培训老师就微课制作用火山小视频、抖音和快手上很多成熟的案例举例,让我们多多借鉴这些吸引读者注意、激发读者兴趣的制作方法,正好自己也一直有想法制作系列微课,完善自己研究网络空间应用。在自己还在酝酿这件事的时候,寒假期间焦建利教授在自己的公众号里趁着世界广播日那天发布了播客的内容开始发了三期关于短视频与教学设计相关的内容,在学习之余我发现一直在关注的镇西茶馆的馆主也在微信里开了自己的视频号,包括人称单词教父的刘毅老师,还有很多在抖音、哔站、火山上开设课程的很多老师,一大批使用互联网工具,通过屏幕完成学习的学习者势必将成为又一批要关注和研究的对象,而我们从事教育的工作者,这种方式也将也是我们要面对的新形态新方式,就好像疫情期间把大家都逼成的n线主播一样,很快大批的播客也将横行网络。

    随着智能终端和移动互联的发展,让学习者快速的进入到了读屏时代,微博、朋友圈已经不能满足学习者快速膨胀的学习热情,也不能满足学习者对于主动学习的需求。短视频当中有个词语叫做“真正有能力的内容提供者”,自媒体已经发展很多年了,而且自媒体成就了很多真正有能力的内容提供者,作为教育工作者假如要成为一个“真正有能力的内容提供者”,如何让学习者在抖音、哔站上关注你,催更,让你组织的学习活动更加的受到学习者的青睐、更加愿意主动的阅读你发布的内容通过体验而建构出新知确实是我们要研究的问题。目前我认为可以通过以下几个点开始探索:1、通过构建大课程框架,重构学习资料,使学习过程更加趣味性和多样性,这需要我们对于学科核心素养做更加深入的学习和了解,将三级课程体系重新进行梳理和构建,通过对学习者学情的精准分析,拆分和重组学习内容使之更加符合校情、班情和组情;2、通过PBL将知识点有机链接起来,打破学科壁垒,让学习内容具备情节性和连续性,吸引学习者做深度学习,完成知识的建构和迁移;3、在教学目标明确的情况,精准分析学习者的实际情况,允许学习者自主选择跳过阶段内容或者根据自己的兴趣真正完成自主学习,更大程度上激发学习者自主学习热情;4、更大程度上压缩学习内容,尝试通过60秒完成特定的知识点或技能传播,虽然我还没有研究清楚为什么众多的短视频平台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时长来界定,但是根据我对这类商业平台的了解,这背后一定有人类行为学、心理学和大数据作为支撑。

      以上这些是我这几天的关于短视频的一些思考,按照惯例我把他们记录下来方便以后总结和审视,也请大家多提意见。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黑眼眶的天地

版权声明: 本文转载自网络,仅出于分享目的,侵权必删!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14653 文章总数
  • 325069访问次数
  • 2062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