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抖音培训 > 正文

【橘】从零到百万粉丝——专访抖音美女网红的真实职业故事

2020-06-22 16:30:20 暂无评论 抖音培训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




全文3200字,预计阅读9分钟。
GQ报道一篇写李佳琦的文章,获得了2019年11月谷雨公共写作奖。文章的标题是:一个人变成了算法,又想回到人。
这些年自媒体蓬勃发展,微博、B站、抖音……普通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展示自己的出口。今天的故事主角不是李佳琦这样的顶级流量网红,只是这个时代下一个普通的百万粉丝的抖音博主,我们穿越人设剧情,来看看她真实世界的职业故事。

这是橘儿采访的第11篇职业故事

橘儿采访鬼鬼(右)



01
她是百万粉丝的抖音博主
鬼鬼是抖音上的一个拥有一百多万粉丝的美女网红。去掉网红这个标签,伴随鬼鬼多年的职业是平面模特、广告演员。
2018年,有一家知名的相亲网公司找她做模特拍摄短视频,这个公司的抖音账号很快便成功吸粉一百多万。参与的过程让她第一次了解到抖音自媒体的可观盈利性。
受雇于别人,鬼鬼在拍摄过程中往往不能有自己的意见表达。既然自己是真人出镜,鬼鬼希望能拍出更多符合自己品味的短视频作品。2019年过完年后,她找到了团队开始自己抖音账号的内容创作。

鬼鬼的抖音账号

这个团队大家也没做过抖音运营,但有电视台拍摄的经验。在经历了四个月的视频创作后,经过多次调整内容风格,终于,账号有几条视频爆了,第一个爆款的点赞量达到60w。

鬼鬼的第一个爆款截图

内容创作创业,低成本试错是它的一大优势。以现在粉丝量高达三千多万的“大狼狗郑建鹏&言真夫妇”为例。里面的“妻子”跟鬼鬼一样是模特行业。这个夫妻账号也是在摸索风格的过程中,在“土豪收租夫妇”的视频成为爆款后,将人设故事固定下来。
短视频市场火爆下,涌现许多运营方法论,但这些规律也时常被一些成功案例推翻。这是一个消费者口味尚未被完全呈现的市场。

参考这几条爆款,团队持续地拍摄相似风格的短视频,最高的三条短视频点赞量达到200w,关注量逐渐涨到190w。

鬼的点赞量最高的视频截图

账号最火爆的时期,鬼鬼身边好久没联系的朋友都突然跑来跟她说,“我在抖音刷到你!” 在外面逛街吃饭,有时会遇到有人惊讶地认出她,“你是鬼鬼?”
2019年年底,鬼鬼的团队因合作分歧解散了。
在内容产业盛行的今天,诞生了许多MCN机构(俗称网红孵化公司)。MCN与网红,类似经纪公司和明星的关系。李子柒便是网红跟MCN机构合作的最成功案例。成为MCN机构的门槛很低,这个行业目前是杂乱无章。MCN机构与网红的矛盾并不少见。

鬼鬼在工作现场


02
无论是模特还是网红,并非外界以为那么光鲜
在鬼鬼看来,模特这行很苦,并非外界以为的生活光鲜、收入丰厚。
鬼鬼大学读的是文秘专业,因为想要赚取零花钱才做起了模特兼职,逐渐入行。直到现在,在父母眼里这都是一份不务正业的工作。父母觉得女孩子要从事公务员这类工作才稳定像样。“我表妹就是超听话那种,她听父母的先做合同工,收入低又那么无聊,那么乖巧的她做了半年都跑了。像我这种肯定待不住的。”

鬼鬼作为服饰拍摄模特
“我以前可以一周从深圳跑四五趟去广州试镜,(试镜成功才有工作接)早上去晚上回。”以拍服装为例,常常去东南亚拍摄,从早上开始,中午吃一个杯面,下午继续,一拍就是七天,她连续几年都是这样的状态。
有一次拍摄需要骑独轮车,独轮车发生了故障突然急刹,鬼鬼整个人从独轮车上飞出去,满身是血,手肘和膝盖上都留下明显的伤痕。“模特这行,伤疤多少会有些影响工作。”当时只赔偿了两千块。满身是伤的她次日还得继续赶往另一场拍摄工作。

鬼鬼作为杂志封面模特

涨粉一百多万后,模特以外,鬼鬼又多了网红这个身份。
广告行业,有时候客户希望找网红而不是模特拍摄片子,“他们觉得这样可以蹭到网红自带的粉丝流量,获得更高的关注”。但是行业经过尝试后,又发现网红跟传统的模特不一样,她们缺乏基础的拍摄经验和演技,拍摄出来的效果并不好。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没有了化妆跟滤镜后的网红,颜值时常让人大跌眼镜。
去年鬼鬼的抖音粉丝量累积近两百万,但是账号变现却不如预期。粉丝量相当的同类账号可以月入几十万,鬼鬼的号去年却只收入几十万。“拍摄一条短片,男模特、女模特、场地、多个拍摄人员等等,成本需要几千块。”这导致了团队的解散。
MCN机构一般在孵化抖音账号前就会想好盈利模式。纯靠广告收入的账号往往不如卖货的收入可观。相比于母婴、数码这类更好卖货的内容定位,鬼鬼的情感CP号的变现能力显然相对低。
最近,重新找到合作团队的鬼鬼,在抖音上做了第一次直播带货。几个月没更新内容的她,这期间掉粉不少,一晚上直播在线人数是一千多人。“买流量让人进入直播间,那些人不是你的粉丝,他们不会停留。“鬼鬼直播到凌晨,结束后还要复盘,“回到家直接累瘫了。”

03
我们逃不掉的,是现实世界的算法
鬼鬼是一个深圳出生长大的90后,小时候经常看完香港TVB的电视剧后才上床睡觉。“那时候我就经常梦到自己是电视剧里的主角。”或许这是鬼鬼会在这行一直坚持做的原因。
“刚入行的梦想是看到电影院上映自己是女主角的作品。”早在刚入行时,导演们就告诉她,真想在这个行业大展宏图,她首先就不该留在深圳,而应考虑上海、香港、北京、广州等城市。虽然是深圳本地人,但鬼鬼的家庭并非土豪,只是小康。行业里的其他模特,往往都是外地来一线城市打拼的女孩,对比她们,鬼鬼大概要归属于佛系派。在深圳熟悉的生活圈子和事业的成功,她一次次选择了前者,没有去北京、上海、香港。有几次甚至在临门一脚时,她又退回来了。
本地人的圈子,大家的工作往往非常安逸虽然鬼鬼一直自嘲自己佛系,但又惊呼,“天啊,我好像是自己身边朋友里面最有事业心的了。

鬼鬼饰演电影的女一号

这种佛系让她在职业上没有太大的上升,但佛系似乎也让她没有忘掉过本来的自己。这个行业有些女孩会用美貌去交换财富人生。外界对这个行业也抱有很多好奇的目光,其中夹杂着一些负面的印象,鬼鬼好多年都只会说自己是从事广告行业,而不会说是模特、演员。
鬼鬼的成长过程,从来没有被贴上美女标签。“学校的管理很严格,初中三年我都留着男孩般的短发。班主任跟我住同一栋楼,经常放学跟我一起回家。那时候哪里有打扮的自由。”她到高中时才逐渐受日本杂志的影响,学会了打扮,美丽渐渐得以展示。
在整容不那么普遍的早些年,还没有这么多美女。天生五官漂亮的鬼鬼,有过傲娇的阶段。“有几年身边追求的人很多,把我捧上天。交过一个男朋友对我超级好,但我那时候不明白感情是需要双方付出的。他跟我分手一个月内就闪婚了。这个对我打击很大,后来我整整两年都没有谈过恋爱。”

鬼鬼


现在的鬼鬼,不再会因为颜值而骄傲,也不会因为网红身份而有什么包袱。“整容跟打扮都全民化后,感觉美女满大街都有啊。”
在鬼鬼看来,自己一直扮演的只是花瓶的角色,没有演技可言。现在的她除了模特的工作,还有抖音、电商的创业尝试,从前做花瓶的时候,不需要思想和知识,现在要慢慢学起来,“花瓶迟早是要退居幕后的,我挺崇拜那些有能力的女孩的,”鬼鬼说道。

鬼鬼作为钻戒广告模特
前言提到的那篇写李佳琦的文章,里面有这些句子:
“我觉得我变了,变得好现实,这是我要成为李佳琦的代价。”
“我只是网红,不是明星。他们不认可一个网红可以去上震旦大屏”
“我想要以后去所有的商场,也会看到自己的品牌,跟雅诗兰黛在一起,跟香奈儿在一起。”但具体该怎么做?李佳琦目前还不清楚。某种意义上,他正在经历的事情没有经验可循。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越来越多的人在自媒体平台上建立个人IP。一个人设的制定,可能只需要几天的讨论时间,但现实世界里,个体完成自我定义,却可能需要从童年、青春甚至到老。
无论是顶级流量网红李佳琦,还是不温不火的佛系派鬼鬼,与掌握抖音后台的内容推荐算法相比,或许更难的,是现实世界里,完成自我定义的算法。毕竟我们逃不掉的,是互联网外的真实世界。

橘儿采访鬼鬼(右


广告与商务合作,添加微信号(jujujuzier)

本文橘er原创,欢迎转发朋友圈。如需转载,联系作者


写留言

点击在看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橘儿采访职业故事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51952 文章总数
  • 4875865访问次数
  • 220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