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抖音培训 > 正文

抖音,男权重镇还是真正中国?

2020-06-22 16:19:36 暂无评论 抖音培训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虚拟世界的围观,如何对现实社会产生影响?福柯在《规训与惩罚》中用“全景监狱”做过解答。

 

古罗马人曾发明一种金字塔式的监狱:犯人被监禁在不同的牢房中,狱卒则处于最高一层牢房顶端的监视室内。狱卒可以看到所有犯人,而犯人们却看不到他。

 

 

互联网时代,网友们的观看行为,同样可行使这种“狱卒”权力。只不过观看方式和意义发生了本质上的改变,观看者更产生了一种“批阅奏折”式的快感。

 

在围观中,抖音用户通过“看”而获得了主体权力,发视频的人则物化为被看的对象。所以当杨丽萍高高兴兴吃火锅时,有热评跳出来:“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儿女。”

 

 

人人都拥有麦克风的年代,也是人人都能散布恶意的培养皿。开放性、低门槛、把关人缺失,发言的权利和义务不对等,让静静观看后离场成为过去式。取而代之的是,“围观”变成了“围堵”,甚至是“围殴”。

 

现实社会的真实人际关系压力,对行为会产生一定约束作用。而媒介赋权,则使得我们抛开文明人的准则,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说出自己在现实中可能会努力隐藏的观点。一面是互联网普惠的话语权,一面是被疯狂展示的“阴暗面”。

 

在豆瓣、微博、知乎这些地方,“政治正确”还被摆在相当重要位置。除用户构成外,其除了“点评别人”还带有“展示自己”的产品属性,也决定了这里大的舆论导向还是靠拢现代文明规范的。但到了抖音,任何“政治不正确”的话都有人冷不丁地在评论区说出来,并获得压倒性的点赞。

 

在这里,吃个火锅会被说不生育不幸福;在这里,无意提到保姆会说你炫富;在这里,劣迹明星会被原谅“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也许,并不是他们想说“政治不正确的话”,而是这些看起来尖酸刻薄的评论,才是他们心理的“政治正确”。

 

而两个舆论场,哪个才是我们正生活着的真实人间?从用户量和活跃度来看,大体是后者。

 

鹌鹑戏孔雀

 

6月5日,杨丽萍上传了自己吃火锅的视频。在“仙子不食人尽烟火”的评论外,名叫“龙宝宝女装”的网友开麦:

 

 

“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有一个儿女,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让你再年轻30岁,到了100岁,你的容颜难道还能保持30岁的样子。即使你再美再优秀都逃不过岁月的摧残,到了90岁,儿孙满堂那种天伦之乐。”

 

杨丽萍不动声色的回复了这条评论:“人会走向衰老,走向死亡,谁也救不了你,但你的精神是年轻的,你的气息是美好的,就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说白了,大家各过各的,管好你自己得了。别逼杨丽萍生孩子,人家也没逼你跳孔雀舞呀。

 

与其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倒不如说这是典型的“认知失调”。利昂·费斯廷格认为:“一旦人们遇到自己行为和态度之间的错位,或者接触到两种相冲突的观点,人们便会采取措施加以调整,重新回到认知平衡的状态。”

 

杨丽萍的生活方式是小众的,她的田园牧歌是世俗生活的阳春白雪。这让持“育龄妇女有孩子才快乐”观点的妇女在认知上起了强烈冲突,于是她们只能选择认为杨丽萍是失败的。

 

北师大的董藩教授称,“女人不是用来生儿育女的观点”是反人类的行为。教授多虑了,可不能光看着跳舞的孔雀,就忘了卧蛋的鹌鹑呀。至少“龙宝宝女装”和给她点赞的人,还是会延续人类繁衍重任的。

 

 

挺杨丽萍的评论里,有说“母猪只知道下崽”的,这也过了。杨丽萍和生育妇女的差距,顶多就是燕雀与鸿鹄,鹌鹑与孔雀。别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来嘲讽她们了,孔雀又知道鹌鹑的快乐吗?她不知道。

 

认为女人必须生孩子,这种价值观当然不值得提倡。但拥有这种观念的人,是否一定要被指责?其实要看说话的人是谁。如果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肯定有问题。但如果是一个没读过什么书的乡镇妈妈,认为一个女人生孩子快乐,又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呢?

 

 

说到底,这更像是一场圈地自萌的话语狂欢。嘲笑落后价值观,自顾自地在自己的圈子里输出必然会被拥护的“正确”。看似是在推动社会观念的进步,实际也是通过假想敌来宣泄表达欲。和对着杨丽萍说“不生孩子的女人就是失败”,其实是类似情况,只不过看上去体面许多。

 

屏幕的一边,喝完冰美式打开了下午工作的文档;屏幕的另一边,讶异于“有女人不想生孩子”,然后想起地里没有收的苞米。而连接屏幕两边割裂世界的,是抖音。

 

互联网的各种话语撕裂为何如此严重?说到底,也是现实中本没机会对话的人,如今都拿起了同一个喇叭,互相喊话了。

 

渣男桃花源

 

虽然天天“骂渣男“,可抖音是实打实的“男权重镇”。在微博被嘲到地缝里的罗志祥,抖音用户力挺:“我也没取关,他渣他的,我愿意看他搞笑”和“他再渣又能怎么样?我又没打算嫁给他。”

 

 

看着这些评论,忽然觉得咱们幅员辽阔人多口杂,能管理现在这样也是相当不容易了。林子大了,不仅有孔雀和鹌鹑,还有喜鹊、黄鹂、麻雀、乌鸦、鹦鹉、猫头鹰呢。

 

没有渣自己,这算哪门子“各家自扫门前雪”啊?男同胞的发言更直接:“以前我就崇拜他,现在更是了。”崇拜他什么,崇拜他俩手机,崇拜他时间管理?这么多男人撑罗志祥,怎么没见马蓉、李小璐成为女人的偶像?换个性别,待遇天差地别。

 

在男女出轨上,抖音明显是“选择性增强记忆”。艳照门过去多少年了,张柏芝发个抖音问:“你们从什么时候认识我的?”热评:“电脑没修好的那个下午。”李小璐发个抖音特效“飞扑克牌切水果”,热评:“还是小鲜肉更好玩,你说对吧。”

 

陈赫在抖音被骂,不是因为出轨,而是因为说要给网友送苹果手机。热评:“再买苹果,你就退出娱乐圈。”如此朴素的爱国情怀,逼得陈赫说:“下次买华为。”真正玩味的是,他从没因为出轨而被抖音排斥。相反,在抖音前五的明星榜里,他和薛之谦稳稳当当。

 

 

在抖音扮女人的薛之谦,可以施魔法让用户忘记他对女人的伤害。大家记得他的段子、对后辈的提携、和故作深情的情歌,就是不记得李雨桐。在薛之谦因为出轨事件风评跌至谷底的时候,抖音就像是刚通网的“桃花源”。“不知许婧,无论李雨桐和周扬青。”

 

 

在一个新娘要求结婚不和公婆住,被新郎赶出家门的视频里。热评前二居然是:“我默默地为新娘点一赞”和“新郎好样的”。更有不计其数的“干得漂亮”,敢情被赶出去的不是自己。

 

抖音的下沉市场做得太好,每天都能在评论区看到村口大妈镇上小伙指点江山的豪情。在一个男的搭讪被拒而踹人的视频里,评论全部怪女生的长相漂亮。哪怕女性是受害者,也能扭转乾坤找出女性的归因。

 

男的随便怎么吃,评论都是豪横有胃口。女生稍微不符合期待,就有人嘲:“这是国产新型小坦克?”情侣里,帅哥搭普通女人,评论觉得女的是富婆。美女搭普通男人,评论说这就是爱。

 

在豆瓣女网友看来,抖音就是渣男道德审判之外的“飞地”。而从两家产品天壤之别的mau来看,谁是“人民大众的声音”,不言自明。

 

政治不正确

 

想研究“人民群众喜闻乐见”,那些已经被自我束缚的知乎发言和已经被控评束缚的微博发言,显然都做不得准。什么都能扯到爱情和人生的抖音范儿,你必须学一学。

 

你喝可乐说喝不下了,评论:“小时候特别喜欢喝可乐,长大我却不喜欢了。可乐没有错,我也没有错。”你说薯片有点腻,评论:“喜欢了那么久的东西都会腻,更何况人呢?”你说吃肉不健康还是炒青菜,评论:“最后我们选择的不是我们喜欢的人,而是合适的人。”

 

根据库利的“镜中人”理论,在抖音的围观中,人们有意无意构建了一面巨大的“社会之镜”:无论是围观者或是被围观者,所有人都可以在这面“社会之镜”中照见自己。太迫切的情感需求,太旺盛的观点表达,最后成为评论区的“麦霸”。

 

热评的“嘲点”,往往随着群体心态转移,而且是以相对隐蔽的形式出现。比如仇富是一种广泛存在的现象,可人们通常会有所遮掩。但在抖音评论里阴阳怪气就会被包容,甚至被推上热评。

 

 

小女孩只是简单提到家里的“保姆”,便引来诸如“也不看看你家装修,这个水平能请得起保姆”、“我懂了你的意思是你家有钱”等评论。这种嘲讽既实现了评论者的自我心理安慰,又可以与群众心理相呼应,简直和三姑六婆说家长里短一样自在。

 

“互联网的沉默一代”并不沉默,短视频群体是“政治不正确”最正确的容身之所。此前的图文社交网站,人们还要努力营造积极正面的虚拟社区形象。但在抖音,不少私密账号选择放飞自我,就算说了什么不妥当的话,靠空白的个人信息也可逃之夭夭。

 

其实倒不是抖音敢说,而是这种产品机制完全释放了网民的另一个自我。以抖音的男色消费为例,从一开始的“你要什么颜色的麻袋”到“我的羊水破了”,言辞愈加露骨和激烈。

 

快消型的文化体验,让人们在身份认同的过程中体会着迷失和坠落。当然,也有“不必在乎我是谁”的快感。

 

阅读往期热文

 

娱乐硬糖 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 | 百度百家 | 一点资讯 

猫眼电影腾讯新闻丨网易新闻

Wi-Fi万能钥匙 | 微博 |触电新闻

虎嗅   | 钛媒体 |  知乎 | 界面 | 趣头条

  21 CN 看荐 | U C头条 |  搜狐公众平台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51952 文章总数
  • 4875864访问次数
  • 2205建站天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