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快手培训 > 正文

快手世纪大PK,一声大哥就能刷5亿?

2020-06-22 17:14:45 暂无评论 快手培训

前几日下班回家,按照惯例,抽空打开快手刷刷段子,看看直播,放空大脑,放松心情。

结果偶遇900w粉丝快手PK王——刘二狗和5000w粉丝快手一哥——散打哥的一场世纪PK。

两个快手上有头有脸的人物「约架」,当时合计,那就看一乐呗。

结果接下来的一幕给我干一愣:短短5分钟,单赢家刘二狗就斩获了5亿分,折合成人民币1600w。


这打破了去年4月30号,散打哥和另一快手大主播——天道的4亿分PK记录。说实话,也打破了我对「挣钱」这件事儿的认知。

我是快手的忠实用户,曾经我以为在这里只能看看花手、听听喊麦,睡前再来一套「吃播」反着胃酸入睡。

但如今疫情下带来的是美股熔断一周发生4次,全球各种行业不景气,该裁员的裁员,该倒闭的倒闭。我脑子里问号三连:为啥啊,凭啥啊,咋的了!快手上一个小小的直播间就有如此大的现金流入?

带着这个问题,我和大家从头讲讲。
散打哥和刘二狗

先说下本次PK主角是何许人也。

散打哥,快手一哥,就在前两天快手平台粉丝数量突破5000w,是目前快手上粉丝最多的主播,曾经创下快手电商一天带货1.6亿的记录。

别看如今风光无两,也是草根出身。

来自农村,初中文凭,曾经开过奶茶店,送过外卖。是快手第一批主播,短视频时代下造就的草根网红。



这样的经历以及背景,符合快手平台对于主播的喜爱标准——正能量。

刘二狗,我也是最近才有所关注。

不同于其他我爱看的快手主播,刘二狗没什么才艺,喊麦、花手一样不会,土味儿情景剧也没有涉猎,更不像那些刺激肠胃蠕动的「吃播」,60秒能秒一个大肘子和5份火鸡面;

颜值上也不是小鲜肉、韩国欧巴长相,气质、说话方方面面还多少沾点社会,直播的时候身后也会站几个光头小弟,现实中碰一碰怕是能给我两杵子。


那这样一个要才艺没才艺,要长相也有点欠缺的主播靠的是什么?

PK,全网最狠PK。
狠人PK

稍微上了点年纪的人都应该知道选秀鼻祖「超级女声」。

这个节目除了李宇春,也带来了电视综艺上一种全新的机制——PK。

紧张的PK过程直击我们电视机前群众的G点,胜负欲就来了:喜欢谁就不能让谁输,不让她输就得花钱给她发投票短信,最后就变成了「我不能输」。

就是这个「我不能输」的冲动胜负欲,不仅增强了节目的热度和互动性,还刺激了消费。

而PK机制依旧适用于如今互联网时代,代表性的就是直播PK。最早引入的直播平台是YY,快手做到更狠、更强,也有了这场散打哥和刘二狗的世纪PK。


与「文雅」的发个短信投投票相比,快手PK更像社会人儿约架:「明天早上9点,铁岭小桥子市场,一人儿5个弟兄,谁TM不来谁孙子,输的以后见面叫哥。」

社会人约架决定胜负的是谁拳头更硬,谁真敢干,也可能是谁社会摇跳的好。

而快手PK决定胜负的标准就是每家老铁上的小啤酒、穿云箭堆起的血条——钱。谁的血条长谁就获胜,输的一方要接受赢的一方PK前定下的惩罚。

一般PK都小打小闹,唱个歌,跳个舞,充其量来一个S蹲,还有可能因为「不够正能量」封号。

有一类PK主播就以「狠」著称:面粉和生鸡蛋「盘」头发,吃十根儿猪大肠,让美女主播关美颜卸妆(这个真挺狠)等等。

刘二狗属于后者,并且Title级别最高——全网最狠PK主播,每日直播必备狠话——我不想看见对面的血条,点开他的快手主页,每条视频的内容都是大型PK的预告,画风基本都是这样的:

往头顶倒100瓶老干妈,吃一百根辣椒,刮眉毛剃光头都是小场面儿。这场PK的惩罚是管散打哥借一辆价值300w的车开开,时间不长,就十年;以及精神凌辱,让他口嚼10根小米辣当着直播间200w粉丝的面说:服了,刘二狗你NB;并且,让当时坐拥快手4800w粉丝散打哥退网。


前面两个损失辆车,辣出点儿汗,丢点面子也算还行,但退网可是让人家拿身家做赌注,想不出别的,唯有一字:狠。

也唯有这样的狠人PK,才称得上世纪PK。
老铁经济

这种PK机制的加持下,流量变现大幅度提升,也成就了快手的「老铁经济」。

快手的老用户应该知道,在2011年创立之初,快手还只是一款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的手机应用。2012年11月,快手从纯粹的工具应用转型为短视频社区,用于用户记录和分享生产、生活的平台。

随着2015年短视频时代的到来,这一举动造就了快手上各种像散打哥、刘二狗一样,来自三四线城市甚至农村的流量级网红。


到现在,头部短视频平台只剩下抖音和快手两家独大,快手也成为了日活达到4亿、无数主播赖以生存的饭碗。

这也形成了快手主播一套完整的圈粉体系:

发吸引人的内容,让大家看到;

通过PK营造噱头,固粉、通粉(吸引对面主播的粉丝);

给大主播(粉丝量大)刷礼物秒榜,让大主播甩粉(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儿)。

就像刘二狗和散打哥的PK,看似两个人杠杠的敌对,恨不得要对方命,但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是一场造势。

一般人可能认为:无非就是观众多了,刷的小礼物多点。其实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这种循环往复,在电商时代下造就了快手的「老铁」经济。

快手电商,已经成为了在淘宝之后的另一种卖货模式,经历这几年的发展,造就了快手上无数个亿万级富豪。

像快手电商第一人辛巴,被称为「快手马云」,一天就能在直播间卖出5亿,本次疫情也以个人名义为武汉捐款1.5亿,这样的数字更让大家感觉到这中间的机遇。


而「老铁」不仅仅是粉丝代号,主播将自己与粉丝的距离拉近,这种带有人情味儿的称呼更代表的是私域流量下的粉丝粘性。

那这帮电商主播是怎么在这场博弈中赚到钱的呢?

那就不得不唠一唠这场世纪PK中的榜一大哥——东方阿宝,我宝哥。

企业家一名,跟各路快手大主播都有很好的私交,每次到谁直播间都被我宝哥宝哥的叫,也是几个大主播的「衣食父母」。从来不给别人鞠躬的刘二狗就给宝哥鞠过深深的一躬,说:我管我宝哥要个面子,我宝哥不能不给,没有你,就没有我刘二狗的今天。

这场PK中宝哥也没愧对这句话,一人就刷了5000万快币,折合成人民币500万,连带给粉丝的福利,一晚花费了600多万人民币。

是兄弟感情吗?是。是面子吗?是。但也确确实实是一次投资,为了今后的快手电商铺路。

如刚才我们提到了快手独特的秒榜机制:粉丝给主播疯狂刷礼物夺榜一,主播为了感谢刷榜的「大哥」,会呼吁「老铁、家人们」关注这个人。

「这个人」多半是快手电商主播,靠别家主播人气引流卖货,「你的粉丝-我的粉丝-我的钱」。

快手接地气和相对封闭的「老铁」文化圈,加上快手电商卖货价格上的优势,营造了极强的购物可信赖感。

像刘二狗、散打哥这样的大主播的粉丝量大,粉丝粘性高,转化率就高,榜单就会越贵。一句「老铁给对面主播点点关注,上链接,老铁搂他就完了」,几分钟就能把电商的库存清了,这就是钱。

而在PK中上榜,又可以增加噱头造势,又可以增加粉丝,又可以赚钱,一场5000万的直播PK,我宝哥的钱花的值。


从「狠人PK」到「老铁经济」,快手已经形成了完善的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我们依旧乐此不疲。

其实回顾这场散打哥和刘二狗的世纪PK,也没什么实质性内容,就是看两个主播配着大迪吧的社会摇曲子各种嘶喊:对面血条过来了!家人们上上票不能输!家人们一颗子弹都别留!谢谢各位大哥,我XXX一会给大家安排!

但看的时候,我们的感觉好像是:主播赢了就是我赢了,大哥刷的钱,就是我刷的。而每天,就算没有5亿分的世纪PK,各种PK也都在上演。

超级惩罚-吸引流量-大哥上榜-电商卖货,我们看热闹的同时,也在冲动消费。

这场直播过后,散打哥输了也没有退网,吃了两根辣椒太辣,刘二狗也手下留情。当时势不两立的两人多次出现在同一直播间,并且为没什么才艺的散打哥商业策略转型之作——「散打大舞台」站台。

有人说散打哥签了刘二狗,为他之后的「快手帝国」添砖加瓦;也有人说,「网络」就是一场戏。

而如散打哥所说,他想让更多有才华的快手主播,进入到他无论苦心经营也好、天上掉馅饼砸下来也好的巨大流量池中,是让更多的人看见他们,给更多的快手主播一个机会。


正是这些每天我们当「热闹」看的主播,造就了背后除了利益,更是相互扶持、相互促进的快手江湖。

也因如此,疫情没有打倒他们。

而我,看过想过之后也只能定上明早8:50的闹钟,洗洗睡了。

策划 Editor快手珍妮花
排版 Layout|王健羽
足球发型富豪家族柴犬
矮于18010个穿衣坏习惯46条穿衣准则
皮鞋鉴定买法拉利威士忌空姐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邮件联系jianyu@yichuan.rocks。我们会尽快处理,感谢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杜绍斐

猜你喜欢

博客主人破茧短视频培训
破茧短视频为你分享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视频拍摄、剪辑和运营技巧,另有短视频培训学习教程,海量干货助你玩转短视频运营!。
  • 51952 文章总数
  • 4875870访问次数
  • 2205建站天数